四方集運到香港 >> 新聞中心 >> 綜合報道 -> 正文

郝世花:滑雪培訓的蹚河人

  “小馬過河”的故事告訴我們,他人的經驗不一定適合自己,親身實踐最重要。不過,如果面對一條從未有人渡過的河流,有人會選擇沿河尋找有人走過的痕跡,有人會選擇繞道,也有人會蹚河。

  郝世花就是蹚河的人。1983年,一個選擇擺在10歲的郝世花面前:是否要去業餘體校學滑雪?“那時候我對滑雪沒什麼概念,真正接觸後才知道滑冰和滑雪不是一個項目。”郝世花説。從體校到體工隊,她的滑雪技術日益精進,同時由於出國訓練和比賽,她還前往日本、美國學習,“那幾次短暫的出國讓我開闊了眼界,第一次瞭解到旅遊滑雪,還有其他的新理念。”這些新鮮事物對郝世花當時的幫助可能遠不如一個最新的技術動作,但影響了她之後的人生。

  “我註定一輩子要與雪結緣。滑雪是我的最愛,教滑雪更是我鍾情的事業。”退役後,郝世花從事了滑雪教練工作。2000年前後,滑雪板的技術改革,變成今天為人熟知的形態。當時,中央電視台計劃選拔滑雪教學片中的講師,作為退役運動員,經過系統訓練又有教練經驗的郝世花成功入選,負責自由式滑雪的教學示範。

  教學片的誕生使得後來人有了“過河”的經驗,但郝世花卻並未止步於此。2010年,在滑雪界功成名就的郝世花準備蹚入一條新的“河流”——開設獨立的滑雪學校。

  這次,湍急的河流幾乎淹沒了她。

  當時,郝世花是河北崇禮萬龍滑雪場滑雪學校的校長。“滑雪教練屬於滑雪場的員工”是一條中國滑雪業內默認的規則,但在國外,獨立的滑雪學校比比皆是。“我有一批老顧客,跟我滑雪很多年,雪季我在哪個雪場,他們就去哪兒玩,非雪季就一起去國外滑。大家在長期滑雪中會遇到想去新雪場玩,但教練沒法跟隨的情況。”郝世花説,這個問題長期存在,但她當時沒有解決辦法,直到2009年,她作為中國滑雪協會特訓隊員前往美國學習,47天的經歷讓她對滑雪和經營有了全新理解,但實施卻遇到了重重阻礙,“有些雪場的主要盈利就是靠教練費,把一個雪場的教練帶到其他雪場教學,這在當時幾乎是天方夜譚。”郝世花説。

  無法在萬龍實現心中的藍圖,郝世花決定辭職。但這個動雪場“奶酪”的舉動卻使她遭到“封殺”。“大家當時都不理解,也不願意放棄這部分利潤,最初支持我的萬龍雪場也沒辦法逆勢而為,我於是又去找負責人。我覺得這不是在搶雪場的‘奶酪’,雪場沒有付出什麼成本,反而能坐收教練費分成,這是雙贏。後來的事實證明,我是對的,越來越多的雪場向我們敞開大門。”郝世花説起了“郝世花滑雪學校”成立幕後的故事。

  “沒有教練的指導,滑雪是高危運動。”郝世花説,“但一些教練沒有經過正規培訓,僅憑經驗教學,缺乏正確指導下的滑雪很危險,會阻礙人們參與滑雪運動。”結合國內外的考察學習和自己多年培訓經驗,她設計了符合中國滑雪教學實際的《九級滑雪教學大綱》,還針對國家考核標準制定了“職業滑雪指導員認證體系”,致力於培養高標準滑雪教練,規範滑雪教練從業晉升體系。

  在滑雪圈提起“花姐”,大家都知道是郝世花,這既是對她從事滑雪近40年的認可,也是對她為中國滑雪發展作出貢獻的肯定。(彭曉烯)

相關新聞